• 419G元宇宙:本站分享元宇宙相关资讯,资讯仅代表作者观点与平台立场无关,仅供参考.

【专访】科骏董事长罗军:国产替代是必然,以差异化战略推动VR职教新发展

  • VR陀螺
  • 2021-12-21 10:16:10
“VR教育行业目前没有巨头,大家都干苦工作,但这个行业是需要耐心的。”科骏董事长罗军坦言。

成立于2015年的科骏长期以来一直深耕VR软硬件技术,并以VR教育为突破口建立了自己的护城河。如今在教育“双减”及职业教育新政策背景下,站在VR细分领域风口的科骏,开启了VR职教的新赛程。
不久前,科骏宣布正式完成1.2亿元新一轮融资,并表示今年公司营收将达3亿元,资本、市场双丰收的科骏,如何看待政策所带来的机遇,如何推动VR教育的发展,VR陀螺与科骏董事长罗军进行了一次深度讨论。

图源:科骏
“危中有机”,K12+职业教院校“高质量教育”的机遇
今年4月,习近平主席对职业教育工作作出重要指示强调,在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中,职业教育前途广阔、大有可为。李克强总理也作出批示指出,职业教育是培养技术技能人才、促进就业创业创新、推动中国制造和服务上水平的重要基础。7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简称“双减”政策),强调校外培训机构不得占用国家法定节假日、休息日及寒暑假期组织学科类培训。
国家在大力推动职业教育,同时给中小学生减负,今年的相关政策释放出这两个明显的信号。
秋季开始,K12领域要全面落实“双减”政策,这意味着教育行业的培训机构走向规范化的同时面临着“危机”,不少教育培训机构纷纷转型,甚至退出。
在双减及职业教育政策下发后,很明显看到几大变化。大部分K12培训机构将主要业务转至非学科内容或者职业教育,瞄准素质教育、家庭教育市场开设新课程。
同时也侧面带动了教育类智能硬件的需求。学生课外时间增加,也意味着需要更多的方式推动其自主学习,一些学习机、点读机、教学机器人等也成为学生课外的重要学习工具。
政策下发后,许多家长也对其影响提出了担忧,比如虽然双减的核心目的是减轻家长经济负担,减轻学生学习压力,但随着小升初、初升高竞争越来越大,门槛越来越高,不上培训班可能家长只会更慌,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而另一方面,国家大力推进的职业教育也存在社会印象固化的问题,教学质量、师资、课程内容设计都较为落后,但国家对高质量人才的需求非常大,一定程度上会倒逼职校改革,加速教育水平提升。
不论是如今的工业、农业、制造业还是其他传统的产业,智能化、数字化都是不可逆的大趋势。国家十四五规划下,以芯片、5G应用、物联网、无人驾驶等重大关键技术为主体的新一代信息技术,以及半导体、新能源汽车、生物安全等细分领域都将迎来国产替代的中长期发展机会。而传统职业院校的专业设计并没有跟上国内科技发展的步伐。
在传统应试教育以及市场需求急速变化大背景下,“双减”也意味着学校教育的高质量发展和高品质提升。
“我们的目标是,用完整的VR软硬件方案,为学校及学生带来更高质量的教育。”罗军说。
危中有机,罗军认为“双减”对学生直观的影响就是课后作业减少、补课压力减小,反过来说这也意味着学生课后时间会被延长,而原有的一些艺术、体育、科学素养、拓展训练,还有探索性质的特色型课程都需要调整。大部分学校会将这类课程外包给校外的一些科技馆、博物馆或图书馆的机构,其实相当于把一部分教学压力也延展到了机构中去。
然而这对VR教育公司来说是个巨大的转机,无论是硬件到软件内容的开发者,还是服务提供商,K12教育培训机构减少,但学校和学生的课后时间并没有减少,VR教育公司需要思考在新环境下如何利用这段时间,发掘新环境下的机遇。
不能为了VR而VR
VR教育需要体系化
借助VR技术进行教学,得益于其三维具象化的表达方式,以及更拟真的操作,不仅能有效提高学生对学习内容的理解,还能加深记忆。
海外研究机构一份报告显示,三维化VR、AR的内容能够引起高度视觉注意力(几乎是传统视频、图文形式的两倍),同时这种新形式让体验者在大脑中引发了一种“惊喜”反应,记忆存储或编码的内容量相比传统形式高出70%。
罗军认为,VR教育需要进行体系化的发展,一方面要紧贴教学大纲;另一方面,也要注重学生的培养方向。所以核心问题还是内容的体系化到、标准化的问题。
在其看来,VR在教育的探索从2016年至今,已经发展了数年,但是直到现在,无论是内容形态、体系、规模都没有太大的进展。这个领域的相关企业数量较少、规模较小。为何这么多年仍没有实质性进展,主要是部分企业实际上没有根据真正的教学需求和专业特色,去匹配不同的VR教学内容,此外,教师的水平也参差不齐。
“我们不能为了VR而VR,实际上并非所有的知识点都需要三维化,师生最需要的还是高品质且标准化的内容,还要满足课堂教学的逻辑,即假设上一堂课是45分钟,就需要引导孩子学习知识点,开展练习和随堂测验。”
“有些做VR的企业只是定制开发了课件,但方案并不能复制,所以一定程度上这些企业实际上是干了最苦的工作,赚最低的毛利。这是个不健康的循环,导致内容开发的企业没有办法应用最新的技术成果,开发的内容也是参差不齐,甚至影响到自身品牌的建立。”
从2015年开始,科骏一直在探索VR与K12及职业教育的融合。经过几年积累,科骏建立了基于虚拟现实技术及计算机图像核心能力,向教育培训产业链和虚拟现实各应用场景价值延伸的“1+1+N”产品链条,这也是科骏促进VR教育体系化发展的重要布局,即1个硬件底层平台,1个 VR 云平台,以及N种解决方案。
基于1个虚拟仿真智能硬件,结合1个5G VR云平台——囊括K12、职业教育、红色党建、轨道交通数字孪生等各方面,面向基础教育、中高职教育、本科教育,围绕智能制造、信息技术、人工智能、轨道交通、新能源汽车、文旅、党建文化等方向输出N种解决方案。
科骏的VR教育产品在1500多所K12院校、200多所高职院校、50多所高等院校落地应用,并在航空航天、轨道交通、展览展示、文旅等诸多领域与中国东方航空、中车集团、中铁第四勘察设计院等国内外知名企业机构深度合作。
除了“1+1+N”产品链之外,科骏还参与了教育部与江西省政府共建的国家职业教育虚拟仿真示范实训基地的方案和标准建设,实现职教的专业技能培训发展,科骏将在其中扮演讲解员的角色,向全国展示AR/VR在职业教育的应用与实践,宣传新时代的职业教育提质培优高质量发展,推动三教改革。
罗军介绍道,国家职业教育虚拟仿真示范实训基地的两个关键词分别是虚拟仿真和示范。
虚拟仿真意味着这个基地是属于国家层面的探索,要重点探讨如何利用好虚拟现实、增强现实技术,从教育部层面来看,这几年规划纲要都将把AR/VR作为重点产业来看待。
示范意味着探索机制创新,科骏能参与到民营和国营单位共同承建国家级的项目,也是得到了认可。待教学实践取得成效,便可将这套VR职教体系从江西辐射到全国,这也将是全国提高职业教育数字化、信息化的重要一步。
坚持国产替代
5年内完成“数字现实”技术闭环

在与罗军的访谈中,其重点提到了在落地VR教育中的国产桌面式VR设备,认为国产替代是必然趋势,并提到了一个新名词——数字现实。
“不论是从国家大趋势还是降低成本等诸多方面考虑,国产替代是必然,也是我们接下来努力的重要方向。我们从今年开始定下了未来5年的发展规划,现在科骏属于数字现实方向,这不单指AR或VR,我们要加强基于数字现实技术的闭环能力。”数字现实是指继VR、AR、MR之后,基于数字孪生和视频图像技术的融合,其特点是数字化和实时交互。
科骏于2017年投资美国公司桌面式VR标杆zSpace,开辟海外市场,并承接了大量美国的zSpace课件,以美国的体系为模板来做一些探索性的课件,将天文、地理、历史、化学和物理其实都融合在一起,并结合本土化应试教育环境,向有需求的学校和教师提供新型教育平台。
关于科骏与zSpace的关系,罗军表示:“科骏在投资zSpace后,zSpace将整个中国业务和开发团队都转到了科骏。受疫情影响,美国zSpace业务暂停,但中国VR教育正处在上升期,所以科骏索性将zSpace桌面式VR一体机的IP买断。”
科骏KMAX桌面式VR一体机现在已成功国产化并将于今年年底上市,接下来的核心任务就是KMAX课件,并努力解决量产问题。据介绍,科骏现在已注册30多个相关专利,并积极围绕桌面式VR一体机制定一系列细致的规划。
对于桌面式VR设备的差异与优势,罗军表示——
首先基于其开放性,全体的学生和老师都可以围观、讨论和分享。“从教师端到学生端的东西基本是同步的,老师给你看哪个知识点,你要回答哪个问题,教师端都可以看得到,甚至在拆解模型过程中的每个动作,耗时及准确率的统计都很完整,而且跟传统没有VR设备的教学过程基本是衔接的。”
其次,上手极其简单。只需要一支笔,甚至是语音识别和手势交互就可以进行学习;科骏的自研产品成功升级了无线操控笔,相对于zSpace更为便捷。
第三是科骏已经搭建了完整的云平台,内置海量的三维素材,就像编辑PPT一样,老师可以自行制作课件,对老师而言,学习成本下降,方便调取资源。
罗军以宁夏为例,其表示在学校配置科骏KMAX桌面式VR一体机后,老师只需要几节课就能完全学会自己制作课件。“整个科骏的教育体系里面,其实我觉得最核心的是师资的培养。对于VR设备来讲,相对于VR、AR头显或者眼镜,桌面式VR相对来说更容易上手。第一节课是熟悉设备应用,第二节课开始便可以自由操作,经过4~6节课后,已有部分老师可以创作个性化的课件,他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对3D模型进行任意的填充涂色和修改,教师培训非常高效。”
勇于站在时代的风口的科骏,已经走在了VR教育行业前端。“我们要把自己的企业的护城河建好,把掌握的硬核技术去做得更实一点更深一点。”罗军坚定地说道。


Copyright © 2021.Company 元宇宙-元宇宙官网-元宇宙资讯网 All rights reserved.湘ICP备2021005983号